百度 通讯员投稿>> 中安在线
 当前位置: 教育
5年增产80亿斤 胡承霖把“论文”写在田野上
来源: 中安教育网  时间:2015-10-13 09:23:14 作者:

  82岁的胡承霖把头斜抵在长途公共汽车的窗沿,微闭双眼打盹。

  车身一震,停下了。

  “不用猜。蒙城啊!”他头也不抬地答道。

  自省城合肥到皖北麦区涡阳县的这条路,300多公里。胡承霖跑了不下百次,以至在睡梦中也知车到哪里了。

  车下的路经历了从坎坷土路、柏油路、再到高速公路的沧桑巨变;胡承霖也从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到了耄耋之年。小时候受够了挨饿之苦的胡承霖,20岁时正赶上新中国成立,有幸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大学生。他在日记中写道:“要立志为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做点事”“以科技服务农民作我的报国之路”。

  这条路,一走就是60年!

  古稀之年立下“军令状”

  精壮劳力大量外流,大片田块撂荒或“望天收”;原本就薄弱的农技站“线断人散”,新技术找不到“落点”;乡村干部抓粮“调子高”、见效难,粮食单产多年徘徊不前。眼见着农村这种令人揪心的现状,2005年,已从安徽农大教授岗位退休十年的胡承霖,再也坐不住了。春节前,他顾不得置年货、走亲戚,连续十多天熬到深夜,给安徽省有关领导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50余年工作生涯中,深切体会到农业工作任重道远。当前党和政府把农业作为重中之重,加大对三农支持力度,激发了我的工作热情。振兴安徽农业,我要勇担其责。”信后,附着一篇安徽小麦5年增产50亿斤的高产攻关方案。核心内容是以“四大关键技术”彻底逆转粮食生产的习惯性低效做法,真正实现“科学增粮”。

  信寄出后,胡承霖几晚没合眼。后来他说,那封信,像给自己立了一道“军令状”!

  省领导掂出了这封信的分量。很快,粮食高产攻关计划成了安徽省委省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胡承霖被聘为专家组副组长。

  冷言冷语也呼呼地刮了过来。“老胡疯了?大把年纪,纸上谈兵就能增产几十亿斤?”“项目肯定有大笔经费,还不是为了多搞点钱呗。”

  胡承霖没用一句话回应。

  他知道,用20多年汗水泡出来的“四大关键技术”经得起考验。

  长期蹲田头、扎地尾,胡承霖归纳了阻碍皖北粮区生产的四大陋习,又分别创造出作为破解之道的四项集成新技术:针对导致小麦“早衰”的“一炮轰”式施肥方法,他创出“氮肥后移”等集束新技术;针对密集播种的老毛病,他创出不同土壤、不同气候条件的科学播种新法;针对稻茬麦地“湿害”“草害”交加情况,他创出综合病虫害防治法;针对皖北小麦品种混乱、格局不科学现状,他提出扭转品种布局的新招。

  胡承霖曾举着麦穗对记者说:“每根穗上,只需增加一粒麦子,亩产就能增30斤。”而要增加一粒,又何其难!为了这四大关键技术,他在凤阳县等地开展的20年科研,记录几十万项数据的纸片可以装一卡车。

  “把教授气磨干净”

  随时下乡,背上挎包拔腿就走是这位老教授长年养成的习惯。地头上查看麦种生根情况,他变戏法似的从挎包中掏出一把小铲就挖。经他同意,记者翻看了他的黑色挎包,发现除小铲外,包里放的“几大件”是笔记本和材料,毛巾,茶杯,电话簿。磨得卷边损角的电话簿里,工整地记着400多个农家电话号码。

  胡承霖说这个挎包是他的“百宝囊”,下乡时离不了。

  如今的皖北村村寨寨,已很少有农民把这个戴老花镜的“泥教授”当外人了。小麦生长期里,苗情如火,他常常是一挤出熙熙攘攘的长途汽车站,就直奔田头,裤脚一卷就下地,在田埂上跟农民唠到天黑。

  他记不清“学生”有几万人了。常常在田头举着个大喇叭,对着黑压压的人群“喊课”,一直喊到嗓子失了声。

  也记不清连续多少个春节被老伴埋怨了。几乎每年正月初三、初四,连当地农民还“猫”在坑上过冬,他就下到皖北麦田了。

  胡承霖听得懂、讲得出许多种拗口、难懂的皖北方言。并非他有特殊语言天赋,长年累月同皖北农民拉家常,话农事,当地方言自然也就“耳熟能详”。

  让他头疼的是,农民有农民的质朴,农民也自有农民特有的固执。固守传统使他们对新技术的排斥像“针尖对麦芒”。

  2007年初,胡承霖到怀远县荆芡乡涡南村搞高产田示范,给农民讲解科学播种的好处。他要求村民把播种量从每亩40多斤减到18斤。

  村民孙敦明心里打鼓。“穿皮鞋的教授比祖辈泥腿子更会种田?”“说得天花乱坠,你们拍拍屁股走人,我们收少了怨谁?”

  孙敦明认为教授是在“瞎指挥”。因此白天播了18斤麦种,夜里又偷偷溜回地里,补播了17斤种子。“俺村头有句古话叫‘有钱买种,无钱买苗’。宁愿多下种,不能等到苗少捶心口哇。”

  麦收时,他傻眼了。由于播量过密,麦子在一场大风后全倒伏了。其他农户按照胡承霖的系统新办法做,亩产高了400多斤。他悔得一个劲捶胸口。

  “要懂得农民脾性,只有混熟了,传授技术才最有效!”胡承霖常抡起膀子陪农民干活,一干就是一整天。

  “得把教授气磨得干干净净,用农民自己的话讲课。”为了讲清统一防治病虫草害的必要,他举“打麻将”这些农民能听懂的例子,“如果大家不统一防治,像打麻将‘三缺一’,怎么和牌啊?”

  听课的农民哄堂大笑,胡承霖讲的道理也就在这笑声中悄悄地在农民心里扎下了根。

  推进小麦大区增产的政府配套措施,也紧锣密鼓地展开……令胡承霖自己都大感意外的是,原定2010年实现增产50亿斤的目标,提前三年实现了。到2010年,皖北麦区五年增产近80亿斤,小麦增量占全国同期增量的四分之一。他定点抓的涡阳县小麦示范田更是创下单产1478斤新纪录,成为当年全国小麦“单产冠军”。

  增产奇迹的到来谈何容易?!这五年,从淮河大洪水、到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再到持续大旱、持续低温……皖北粮区从未风调雨顺过。延续多年的“逢灾必减”怪圈,终于被打破。

  安徽省政府表彰小麦高产攻关工程,把10万元奖金的大奖发给了胡承霖。

  回来后,他却要把这笔钱捐给学校,说:“我不缺这些钱,每月退休工资够用了。这钱要奖给那些家里困难的、愿意毕业后到农村的学生!”

  同农民签“赔偿协议”

  2009年冬。天冷得早,大雪导致麦苗生长量严重不足。涡阳县新兴镇种粮大户刘彪急得挠头。胡承霖指导他分次施肥,刘彪讲:“老规矩不敢破,麦子毁了当年穷。”

  胡承霖也急了,嚷着要同刘彪签订“赔偿协议”:按照我的办法种粮,多收了,每一粒都归你;少收了,我按市场最高价赔给你!

  当然刘彪不会真的要签这种“协议”,但教授的倔劲感动了他。按“新道道”种田,刘彪的麦田当年亩产就超出往年200多斤,经专家实产验收达到1478斤,刷新了安徽小麦高产纪录。

  在这个村搞了3年的高产示范,胡承霖鞋磨破了几双。每年麦季都要进村十六七趟。冬天里,有时农民没起床,坐了5个小时长途汽车的他倒先进村了。在田头常常一站一讲就是一整天。这练就了胡承霖特别“耐旱”,常常可以一天不喝一杯水。

  胡承霖说:“我了解农民的心思,家底薄、怕折腾。”他说他的志向就是“饿出来的”:小时候,全家人靠父亲在合肥中菜市摆个小摊度日,家境苦。读中学时又逢国难当头的抗战时期,经常饿得头晕脚颤的记忆,是一辈子的梦魇。1949年胡承霖考入南京农学院,师从中国现代小麦科学奠基人金善宝,拿着6元钱的甲等奖学金,开始钻研如何更好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一些老同事问我,为什么能几十年跑田头不厌倦?我提到人的信念问题。现在许多人,怕谈信念。一谈就脸红!觉得过时了、真老土。觉得这个词与时代脱节了。我不这么想。我觉得人的信念,不是一个虚词!否则不成了行尸走肉了?越有人觉得它虚,我就越要做得更实实在在一些。”胡承霖说。

  涡阳县陆杨村支书巩向海是胡老的“铁杆粉丝”。这个村13000亩土地,过去是“半截命”“癞头田”,如今全是高产田,村里的小麦单产连续几年高居安徽省第一。巩向海说,抓农业生产,其实是一杯平淡无奇的“白开水”,吃死力、不讨好。许多乡村干部都不愿做了。如果不是胡教授磨破双脚、磨破嘴皮,不厌其烦地教,根本做不到!

  胡承霖的耐心,在农民中出名了。有十多年,他每个月都到广播电台做“现场指导”。不仅安徽,连邻近江苏、河南的农民都排队打电话到直播间,求解生产中的疑难问题。

  随着名头越来越响,常常有各地农民打电话向他请教问题。不管农民的“土音”多重、“方言”多难懂,他无论再忙都极其耐心的一一解答。他的手机里存得最多的就是农民发来的短信:“我是淮南农民,请教胡教授种子施肥的问题”“苗没出齐,能不能灌水?”

  胡承霖不会拼音,每次回短信,他都要带上老花镜,捏着笔在那只旧手机上点点画画,每回一条都要花很长时间。手机屏幕早就磨花了。

  “我不动腿,就绝不乱动嘴”

  前年冬天,安徽农大教授周葆生跟胡承霖一起下乡,一进胡承霖住的旅馆房间,就吃了一惊:80元一晚的招待所,门都关不严,不得不用椅子顶住。

  她心想:这哪里是一个名教授该住的?

  但对胡承霖而言却是家常便饭。

  胡承霖对房间也有“特殊要求”:得有一台电视机。黑白的也行,图像模糊的也行,只要能看天气预报节目。每天看天气预报,是他几十年雷打不动的习惯。

  既动嘴又动手,一身泥一身水,是胡承霖做学问的“习惯”。他说,搞小麦栽培学研究的,就应该把论文写在田野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在福建农大任教。他带的一个班里全是年轻的村支书,干起农活全是“强把式”。胡承霖不甘落后,春天早稻育秧、耕田、栽秧……割完早稻后,120斤的大粪再连续挑数十担送入晚稻田。学生评价他:“胡老师实验室里是好导师,田沟里是强劳力!”

  见过胡承霖的人,都用疑惑的眼光反复打量他。他怎么可能是个80多岁的人呢?一头从未染过的黑发,只夹杂着几根银丝。5公里的路程,骑自行车20分钟就蹬到。30斤的大米,不歇一口气拎着直上三楼。县乡干部吵着要学他的“养生经”。

  当了解了他几十年如一日在乡村摸爬滚打的经历后,许多县乡干部说:连我们身在农村的,也难学这种“不老经”。

  学生们心疼年迈的老师,劝他,“还是少跑腿、多动嘴,效果是一样的”。

  胡承霖说:“我不动腿,就绝不乱动嘴。我要一直干到跑不动为止。”

  周葆生说,在小麦研究领域,育种和栽培是两大专业。搞栽培的人少,因为要长年扎在土窝里,即使有成果却难被认为“突出”。但胡承霖却在栽培学中摸爬滚打了一辈子。30年前跟着他研究小麦栽培,晴天一脸土,雨天一身泥。寒冬腊月里,他带着学生终日到麦田采集分蘖样本做试验。今天,社会变化翻天覆地,胡老师“苦行僧”作风丝毫未变。

  实践出真知,靠着这种“苦行僧”作风,胡承霖写出了砖头厚的专著《安徽小麦》,被公认为是指导小麦生产的权威著作。

  而5年增产80亿斤,这篇写在广袤田野上的“论文”,又是何等气势磅礴啊!

标签:安徽农业大学 大别山道路
分享到:
编辑: 陈娉娉
   相关新闻
-贾长敬——不忘初衷的创业者   2015-10-12 17:09
-时全:人生也可以有另一种选择   2015-10-12 17:01
-“好书记”叶鹏的“好蔬记”   2015-10-12 17:01
-安徽农业大学发动科技引擎拓宽“大别山道路”   2014-04-15 15:20
-安农大25年走“大别山道路”兴农富民   2009-07-17 11:31
   精彩推荐
 
合工大迎70年校庆 留学...
 
·专访昆明格林英语:应试教育需要创新和超越
·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记者安徽等地调查教师有偿补课 为何屡禁难止?
·全国开放大学和电大系统优秀残疾学员评选启动
·明信片女孩发起“邮寄台湾” 分享故事表达友谊
·"家书抵万金"远去 2907名新生写家书被退回50多封
版权申明
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安徽日报。
② 本网独家发布的稿件和图片,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
③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
  热点图集
清华附中举办一体化学...
女大学生阅兵方正“抗...
天津大学迎120年校庆 ...
英摄影师发起动物摄影...
  24小时热点排行
·亳州市青云分校四项研究课题获市级立项
·国生教育:权威解读建筑企业资质换证新政策
·合肥市七里塘小学建队节40名学生加入少先队
·亳州市青云分校五百多名新队员佩戴红领巾
·合肥曙光小学开展活动纪念少先队建队66周年
·霍山职高学生省四届中职田径运动会勇夺佳绩
·安徽绿海商务职业学院邀请专家来校讲国学
·合肥方兴小学开展活动庆祝少先队建队66周年
  安徽校园
·高考政策调整致全国保送生资格人数大减96%
·安徽寒门学子降分上名校又添新选择
·合肥高考前三次模考时间敲定
·文理不分科方案最快年底出台
·合肥高三学生模考时间排定
·2013安徽成人高招录取最低线划定
  聚焦校园
“开学第一课”安徽小...
合肥屯溪路小学阳光校...
朝霞小学开学典礼:珍...
师范附小三小校园吉祥...
  理事会员
·霍山东西溪乡中心校召开毕业班工作会商会
·马鞍山市四村小学课题研究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
·濉溪县高中切实做好国家助学金发放工作
·亳州市启动城区学校百名学科带头人下基层活动
·全省第二批在线课堂项目教师培训在亳举行
·阜阳四中举行高三年级成绩分析会为师生鼓劲
  独家新闻
·合肥西园小学南区扩建 能增加1200名学生就读
·中科院辟谣:科学岛没有核反应堆
·合肥市为大学生见习实训找“娘家”
·合肥市超六成幼儿园系“普惠园”
·合肥在全省率先探索公务员考核方式改革
·中科大机器人大赛秀新绝活 机器民俗大师来叫板
  就业指导
·近八成毕业生回流二三线城市 不再迷恋北上广
·高校学生实习质疑:省内要交钱 省外给补贴
·求职通道卡在哪儿 解析大学生就业悖论
·国生教育浅析:研究生成本和就业情况
·合肥“招工大篷车”即将出发
·新春招聘会2月16日开锣

网站介绍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版权声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