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安在线青草地文字中学组散文   时间:2020-08-07 13:36   收藏   打印

  病痛、死亡,每一个生命都会经历;战争、瘟疫,总有些生命悄然凋敝。

  两千多年前,佛陀不忍见生老病死的苦难,决心为众生求解脱。同在轴心时代的东方,《大学》曰:大学之道在亲民;《老子》曰:圣人以百姓心为心。是故善者必有大悲悯。此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悲天下人之所悲。

  幼时捧读历史,先人们在莽原上的搏斗历历在目,我不能不与之共情,与之同味一番番生命的艰辛苦涩。

  但这个世界太大了,我们已然见得太多了。随着年龄与见识的增长,那些缺乏亲历的岁月悲剧似乎见怪不怪,难再振人心弦。“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我们是走进麻木了嘛?一本《局外人》,多少人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我们扎在圣贤书堆里,或是潜沉在眼下生活的苟且里,甚至以为这就是生命的全部。有多少年你没再为什么挣扎的人儿流泪?

  你要找一个安静的晴午与生命共处。去看那小草蹭出黄土,新芽攀上高树,看那些可爱的人们在厚实的大地上劳作,洁白的鸟群从蓝天漾过。这一幅幅动画就是生命。一叶一菩提,一沙一世界。每一场生命都是独特的,有它存在的美学与圣谛,要我们以心品心。可它们也都是脆弱的,因聚缘散,需我们用生命呵护。

  有人看见苦难,感叹这世界变了。世界果真并未变,岁月一直尽是艰辛。只是人生太短,而我们恰好落在岁月冰山温柔的一角上罢了。

  这世上处处吊诡,要你见着它生的喜,就迫你忍受它亡的悲。子曰:观其生,不忍见其死。可这世上偏又有太多苦难,生灵相食,天人相弑。自然的史记上写满了吃人,那些眼巴巴望着拯救的可悯的人们啊。

  “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我早不忍见这世上再有生灵涂炭。这条立德纲领,燧人氏想过,普罗米修斯想过,佛陀与孔子都想过。

  人们常说责任。其实责任出于爱,没有爱的责任便只是义务。因为这份爱,我看到中华五千年的脊梁,那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执著,那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沧毅。我还听到五四的风雷,那是青年人扛起了大爱无疆的火炬。

  再一个庚子年,我又看到了。那些苦难打不垮的人们的身影,“十七年前你们守护我,现在换我守护你们。”生命的赓续莫过于此,莽原上搏斗的脊梁如此铮铮。

  这份爱究竟来自何方?我心。何来无我的爱呢?这世界因有我而有心,因心有大我而大爱无疆。圣人之无我何来?视众生的悲喜即为我的悲喜,于我方能不悲不喜。

  天地无心,故为天地立心;生民有命,誓为生民立命。故曰,人的灵明不只为了求生,动物也会求生。不只在改造世界,也在改造生命与心灵。

  像那疫情,倘若人人只顾逃命,何来最美逆行者,何来民族的千载坚韧不屈?这种勇气不是空的,也决不应该是为了身前生后的名利,而是一种责任,这种责任源于爱:对祖国的爱,对人民的爱,对生命的爱。当一个生命选择点燃自己照亮别的生命时,一切平凡的灵魂刹那间陡然伟岸了起来。发光发热,如太阳般灿烂,恰似鲁迅先生所言: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这即为生命的真谛。

  然则一切皆需要去践行。理论不是用来研究的,爱与责任不是用来装饰的,而是要用生命去体验,去修证的。道亦如此。子曰,道不远人。道字从首,从走。那个面对疫情劝人自保,而自己敢于第一个冲上前线的老者,便是得道人。

  这种浩然正气正是良知,乃是本来就人人皆有的。所以人人俱是圣人;众生皆是佛陀,曰之明德,曰之佛性。只是会被后天的尘埃湮没。

  如此,疫难之中我们便看到了诸多乱象浇漓丛生。尸位素餐者有之,临死垫背者有之,特权凌人者有之,人命货利者有之,可谓光怪陆离,滑稽而又引人喟愤。这是因为人性本恶么,像西方伦理假设的那样。

  实则不然。所谓“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阳明认为乱象源自人心破坏,宜应发明本心。我们本就应知道该如何去做的,却总有人欺骗自己的良知。而恶者自知不善,才又有了虚伪。其实人人心中有把秤,秤得善恶诡谲。是故君子坦荡,小人戚戚。祛小人而楷君子者,在乎正心也。

  当然,明善恶也还未必能做得对。值此信息泛滥之世。明理务须求真。有多少舆论反转的案例,皆是真相尚昧便大发议论,往往予当事人以伤害,也挑战了社会信用之底线。就此病毒来源一例,已使舆论几经波折了。这有时是因恶意引导,有时归咎真相的有限。如此,理智者仿佛只能保持沉默,颇有些无可奈何。老君所谓知者不言莫不如此?这也就要求善者兼听则明,质疑求真,还需有一颗包容体谅的心。

  包容体谅,则严律己,宽待人。李文亮先生牺牲后,舆论之纷繁令人唏嘘。抱怨,宣泄者有之,甚至有人将矛头指向体制。这须知对于一个社会,解构者易而建构者难,何也?且观夫法国革命,乱政轻易而求安定难得。任何社会解构与建构都是必须的,也诚然一味宣泄者亦有之。而所有体制的确立发展均需一个磨合过程。中国道路之确立属实不易,筚路蓝缕万民一心。问题固然有之,方才需提治理体系之现代化。见此不易,见此向善之势,便可包容求全,而不是一味搅局。

  若夫疫疾之汹汹者,譬如骇浪滚滚,民众皆做一叶孤船漂泊。唯有家国者,为避风之良港,使万千游子得其所依。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赳赳华夏共赴国难。如此亿万万同胞齐心共志,何许动人垂涕也哉?故知人之于世在乎得所,出世有灵心,入世有家国,穷则自修,达而兼济。此人生之大真性矣。

  噫兮!人生虽短如梦而聚散有时,有心有爱者得生,有家有国者全命。人生本就是一场旅程,一次体验。在疫情之镜下,每一个细节都可定格,放大。生命,人性,社会,家国...理性者有之,感性者有之,交织奏响,和而不同实则生物。天地之生化,或许就在那一刹那,人性之光伟,仿佛也在那一瞬间。门外藤条荡漾,屋内洗衣机轰鸣,这便是生活,便是生命。

  我不知道今晚的夜空是否有繁星,有月亮。但我确信明朝的太阳——无论我见与不见——都会照常升起。没有一个冬天能遮挡住春水的融化,待到春花烂漫时,小城歌暖,言笑依旧。

  这世界已经孤寂地存在着很久很久了,并且还要长久存在下去,它的运转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倘若有知,它应该也要感谢这些有趣的生灵,如此生机,如此争斗,如此演绎。多少艺术,多少虔诚,多少端庄正经。多少庙宇楼阁建起,转眼间又化为泥泞。它同时又是无知无情,因为任那些风吹雨打去繁华,只有青山白云滚滚依旧。我想这世界应该是个老者,又应该是个孩子。因为所有老者也都曾是孩子。它这么简单,美好,日出日落,斗转星移。看着大地上的人们如此复杂,与艰辛。人与自然的搏斗还将继续,人与人的勾斗也将继续。也许这个世界一直很美好,像那些孩子以为的。也许这是世界一直很残酷,像那些老人坚持的。无论怎样,都与世界无关,它一路运转,不管不顾,就像一切孩子都将变成老人,而一切老人入土,又会笑的像个孩子一样。

  这就是生活,到站之前,我们一直都要走下去,不回头。每一个人都像是孤寂的行者,走在路上,遇到各种人和事。有人闲聊度过一生,有人轻松地欣赏风景,有人一直低头赶路。这条路怎么走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么说来,我们每个人都是首走者,都是道者。只是祝愿每个人都不忘偶尔抬头看看夜空,看看那些太阳,星星,和月亮。它们一直都在,就是在那等着你呢。故事说不完,而人人都是过客,最终皆要离散。我也要收拾行囊,赶我自己的路了。只是祝愿这个世界,一切安好。生民有命,天地有心,万世太平。

  (北师大蚌埠附校高三七班 张天行  指导教师:刘士卿)

来源:中安教育网 编辑:时乙寒
相关新闻
  • 校园
  • 职场
  • 考试
  • 专题
合肥包外一小:参与垃圾分类 共建美...

合肥市曙光小学暑期大走访:倾听家长心声 共担育人使命

专场招聘促就业

新落户大学生租房有补贴

首封高考录取通知书抵肥

2020年普通文理科提前批本科征集志愿计划公布

安徽医科大学2020招生专题

安徽医科大学2020招生专题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安徽新媒体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如中安在线、中安在线教育等。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转载的稿件或图片若涉及您的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妥善处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