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当前位置: 教育安徽书画艺术资讯

中国山水画写生的意义

时间:2016-04-14 16:32:16

  一、中国山水画写生的意义

  写生作为现代山水画教学训练学生的造型能力、观察能力和笔墨表现能力的手段而被广泛运用,同时,它在画家的艺术创作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许多画家得经常外出写生寻找创作源泉,否则,他们就会因“胸无丘壑”而创作不出生动感人的作品。

  回顾中国山水画史,我们不难发现:一些山水画家,尽管有着高超的传统笔墨功夫和深厚的文化素养,但由于忽视写生(其中包括对自然山川的观察和体验)而创作不出生动、感人的山水画作品来。清代以“四王”为代表的摹古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摹古派画家有着精湛的传统笔墨技巧,他们力求做到笔笔有来历,而且,他们的文化素养在当时也个个堪称了得。但是,由于他们完全沉浸于古人的思想、技法和意境之中,而没有到生活中去吸收养分,最终完全被古人俘虏而失去了自我。他们的作品可谓“温文尔雅”,但画中景物堆砌,内容空洞,观之总觉得不痒不痛,缺乏感染力。这就是他们没有写生,从而失去创作源泉的结果。

  相反,与“四王”同处一个时代的“四僧”则完全不同。他们以山林为友、丘壑为师,走进自然,研究物理,总结画法,不断地从自然中吸取养分,从而创造出了全新的绘画风格。例如,八大山人长期隐居于南昌,其绘画风格与当地的山水、人文密切相关。南昌地界,荷塘藕田一望无际,水禽飞鹭点缀其间;肥鱼水中闲游,家畜田间漫步……这一切就是八大山人绘画形象的来源,是他无限创造力的源泉。又如,弘仁和石涛都曾以黄山为创作基地,以黄山入画,创作出了很多个性和地域特征鲜明的作品来。石涛的许多册页山水小品,符号众多,表现手法变化莫测,构图丰富而出奇,都得益于对自然的观察和体验。由此可见,对自然进行观察与写生,对山水画创作与画家风格的形成都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类似“四僧”的画家在现、当代更是举不胜举,文还本将作进一步的论述。

  山水写生不但是“胸中丘壑”(即创作素材)的积累,优秀的写生作品本身就是优秀的创作作品。例如,李可染先生六十年代的《桂林阳朔》、《月芽山图》、《桂林伏波叠彩诸峰》等名作,就都是在对自然山水的深入写生中产生的。可见,中国山水画的写生与创作并不是绝然分开的,它们往往是有机的过程,所以重视写生,自然就会促进创作。

  在近、现代,中国各地甚至还存在过为数不少的以写生为依托的山水画派。例如北京以李可染为代表的写生画派,陕西以赵望云、石鲁为代表的“长安画派”,江苏以傅抱石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广东以关山月、黎雄才为代表的“岭南画派”等。这些画派通过写生,在对自然山水进行深入的研究中创造了新的画法,从而丰富和发展了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技法。同时,这些画家敢于冲破传统牢笼,走进自然,关注社会,在他们的作品中注入时代气息,使作品充满生命力。正是对写生的高度重视,才使得这些画派在艺术上获得巨大的成功,也正因如此,写生对中国山水画的意义才更加显而易见,不辩自明。

  二、写生在山水画发展史中的地位

  观察自然、研究自然和表现自然的思想在中国古代早有发端。早在先秦时期的《易传》就提出了“立象尽意”和“观物取象”的命题。《易传》首先提出当“言不尽意”时以“立象尽意”。接着提出“观物取象”,说明“象”之来源并非“圣人”的“自我表现”,而是对宇宙万物的观察、归纳和概括。接下来从庄子提出的“象罔”概念、魏晋时期提出的“意象”到唐代的“同自然之妙有”,无不说明了中国古人对自然的重视,并对其进行认真的研究和艺术表现。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在《文字论》中指出:“玄妙之意,出于物类之表”,“同自然之功”,“得造化之理”。强调书法意象应表现造化自然的本体和生命。书法尚且如此,况乎长于描绘自然的绘画。

  山水画传统的教学和创作也很强调观察写生(此处的写生有别于西方的写生概念,请详后文)。早在南北朝时期的宗炳就“好山水爱远游”,且“每游山水,往辄忘归”。后来因为病患和年老,只好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唐代画家张璪甚至旗帜鲜明地提出“外师造化”——向大自然学习的口号,以后历代也均有画家在坚持观察写生的理论和实践。例如五代画家荆浩就长期在太行山谷画古松,“凡数万本,方得其真”,并在其《笔法记》中提出了“度物象而取其真”的理论。宋代画家郭熙论曰:“天地宝藏所出,仙圣窟宅所隐,奇崛神秀,莫可穷其要妙。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莫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最后他提出“身即山川而取之”(意即直接到大自然去搜取)的写生论断。元代画家黄公望也不例外,他“皮袋中之妙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当写之。”[3]“终日只在荒山乱石,丛木深筱中坐,意态忽忽,人莫测其为何,又每往泖中通海处,看激流轰浪,风雨骤至,水怪悲诧而不顾。”所以他的画笔“沉郁变化,几与造化争神奇。”明代画家王履长期在华山写生,总结出:“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并曰:“法在华山,意匠就天。”清代画家石涛有云“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更是道出了观察自然和山水创作的密切关系,这也是他实践心得的总结。

  在中国画的发展史上,出现过许多具有创新精神并坚持表现生活的大家,他们在各自的时代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们的作品都来源于一定地域的自然风貌或风土人情。也就是说,他们描绘的大多是身边的事物,那是与仔细地观察和写生分不开的。例如:荆浩浪迹于太行山之洪谷,每日上突巍峰,下彻穷谷,开创了高古浑沦的北派画风;董源卧于江南而写烟山云林,成为南派画祖;李成避地营丘,徜徉于烟云雪雾之间而成就其寒林迷离之妙笔;范宽卜居终南、太华,常常危坐山林间,终日纵目四顾,以求其趣而后发之毫端,成就其气、质俱高之巨构;黄公望每日看富春山,领略江山钓滩之概,探虞山而知朝暮之变幻,四时阴霾之气韵而画乃入神;倪瓒浪迹五湖三泖而成其幽淡疏萧之趣。此外,还有龚贤与金陵山水等画派,都在探索不同的自然里,创造不同的画风。可惜他们的写生作品没有流传下来,其具体面貌我们已很难看到。现在我们只能从同属传统型的现代画家的写生作品中窥其大概。(例如图一,是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的山水写生画稿《高矶上流有美人石》,他只用生动简练的线条,勾勒出山水的体势和轮廓,而不做琐碎的细节刻画。)另外,还有流传下来的他们的创作作品供我们研究。在他们的作品中,由于观察写生的介入,才有生动鲜活的艺术形象和富于感染力的画面气氛展现于我们面前。纵观这些作品,我们可以领略到写生在艺术创作中的作用。

  近现代的山水画家因为受西方绘画观念与技法的影响而更加重视写生的作用,他们通过写生(或收集素材或对景创作)提高了山水画的艺术表现力和作品的丰富性。林风眠、刘海粟、傅抱石、李可染和石鲁等大师,都对自然进行深入观察与直接写生。传统型的山水画家则依然遵从古训,“外师造化”,“行万里路”。黄宾虹先生游遍大江南北,留下了游记式的山水写生小品数千本。这些作品生动传神,情景交融,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提出了山水画创作的四个步骤:一、登山临水。二、坐望苦不足。三、山水我所有。四、三思而后行。其中的一二两点就是要求画家接触自然,对自然作全面细致的观察体验,既要与山川交朋友,又要拜山川为师,才能胸怀丘壑,运笔便自如畅达。白石老人曾说:“胸中富丘壑,腕底有鬼神。”[7]也道出写生之重要。刘海粟刻有一方印章曰:“昔日黄山是我师,今日我是黄山友。”则是从一个与山缔结师友情谊的角度,说明其写生的深入程度以及写生和创作的密切关系。傅抱石、李可染、石鲁等更是以写生为创作基点的画家,写生在他们的艺术创作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并且也都总结过精彩的画论。

 [1] [2] 下一页
来源: 中安教育网   作者: 秦汉
  • 校园
  • 留学
  • 职场
  • 幼教
  • 书画
合肥工业大学校园科技“秀”

包河区教体局多措并举力促教育民生工程实施

剑桥学生身着性感时装走秀 堪称限制级

中国留学生“五大门派”:土豪派称先享受人生

安徽大学毕业生双选会现场火爆似春运

助力学子打一场就业“胜仗”

安徽永红幼教集团

蚌埠市启动优质幼儿园“1+N”帮教活动

国画家:曹自晓

欣赏书画应该看些什么

24小时新闻排行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2009-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